C--乛

《你猜现在几点了》

乌青


夜深了,我说

不要看表

不要看手机

猜一猜

现在几点了

你对此毫无兴趣

我便一个人猜了起来


波德莱尔说人总要沉溺于一些东西。

总是 执迷虚妄的而幼稚的幻象。


这个世界最坏罪名,叫最易动情


树洞

不要突然闯进我的生活好不好,拜托。

我不会跟人聊天,我不是心理医生,我和人说话会紧张,我害怕陌生人,我不喜欢人类。


本来我每天只需要清理一下猴面包树看一看日出日落就好了,玫瑰啊玫瑰,你来到我的星球做什么呢。

我用最柔软的手指抚摸你,你却把它刺得遍体鳞伤。


李大毛情绪崩溃了,嗷嗷地哭,七八个人拉不住。

“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”一个驴分析。


    我爱一个姑娘,她也爱我,但我不得不离开她。

  为什么呢?

  我不知道。情况是这样的,好像她被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围着,他们的矛尖是向外的。无论何时,只要我想要靠近,我就会撞在矛尖上,受了伤,不得不退回。我受了很多罪。

  这姑娘对此没有罪责吗?

  我相信是没有的,或不如说,我知道她是没有的。前面这个比喻并不完全,我也是被全副武装的人包围着的,而他们的矛尖是向内的,也就是说是对着我的。当我想要冲到那姑娘那里时,我首先会撞在我的武士们的矛尖上。在这就已是寸步难行。也许我永远到不了姑娘身边的武士那儿,即使我能够到达,将已是浑身是血,失去了知觉。

  那姑娘始终是一个人待在那里吗?

  不,另一个人到了她的身边,轻而易举,毫无阻挠。由于艰苦的努力而精疲力尽,我竟然那么无所谓地看着他们,就好像我是他们俩进行第一次接吻时两张脸靠拢而穿过的空气。


当你老了,回顾一生,就会发觉:什么时候出国读书,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、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、什么时候结婚,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。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,眼见风云千樯,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,在日记上,相当沉闷和平凡,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。

——陶杰 《杀鹌鹑的少女》


 我也是蓝色的,但不再追求忘记,

  痛饮着这微醺世界,如瓶中鱼。


想躺上去睡觉啊o~(_△_o~) ~。